cuisine-spirit.com
nicepennyAvatar de nicepenny13 billets | Profil Recherche Google

ce blog tous
Derniers billets Connexion
Archives

friendlytimes

11/07/2013

Live in Grandma's holiday

外婆已經離開我們三年了。想念她,想念外婆的家。
每年寒暑假,我都會去外婆家過好些天。每次從家給他們帶一點糖和餅乾,外婆總念叨,帶這么多啊,現下的糖紙做得真好看。外婆不高。有一次,鄰居的杏子熟了,樹很高,外婆讓我踩在她的肩膀上去摘。我擔心把她的肩膀踩疼了,再加上有些不好意思,胡亂摘了幾個。外婆煮菜很慢,早飯不會早過9點,午飯不會早過2點,晚飯不會早過8點。外婆的牙掉得很早,每次吃飯都是最後一個吃完。她有風濕,手都夠不到頭頂,天熱的時候讓我和妹妹給她洗頭髮剪頭髮,然後保持很久。外婆小時候也會嚇唬我說晚上有野貓,要吃人,叫我不要天黑回家。外婆的床用的是黑蚊帳,我一個人不敢睡那間屋子。外婆從不逼我做事,不過會逼妹妹,因為我是客Claire Hsu

小時候妹妹也夠耐心的,打豬草的時候,我老是會問她這是什麼草,那是什麼草, 這個豬吃不吃,這個牛吃不吃。她都會跟我說。她說她騙我有一種野果子叫狗屎泡,人吃了要拉狗屎,說我居然會相信,我有那麼傻嗎。我們一起刨地瓜,偷橘子,摘李子,打梨子,抓螃蟹,揀柴(好像妹妹還寫了一片作文叫“揀柴大俠”)。有一次,妹妹在門前的竹子上發現了五六只筍波虫,興奮地一把抓住了它們。筍波虫的腳很鋒利,她被摳疼了都不舍得鬆開手。小時候我還逼她練字,她練到一半總會說姐姐我腦殼痛,然後想去睡覺。看見她現下寫字比我好看,我多欣慰啊。欺負她的事就不回憶了,早點把那些忘掉。妹妹最討厭的就是放牛,就像我討厭看攤一樣。 除了老爸有時候突然襲擊,妹妹的童年應該比我快樂。

有一年乾旱,外婆家沒菜吃。外婆帶著我和妹妹去地裡找南瓜花。她告訴我們哪種的花可以摘,哪種的要長南瓜不能摘。 外婆家後邊很多寶貝,高地瓜、矮地瓜、李子樹、節兒根。有一年寒假結束的時候我和妹妹在地裡拔了很多節兒根,拿回家都沒人吃,太老了,可我和妹妹當時扯得憨起勁。外婆還愛教我們唱歌,我和妹妹聽見外婆唱歌都會笑她,多老的歌啊,調子聽起來好怪哦,不過妹妹比我會唱,她聽得多。

外婆家沒電視,沒錢,可是我和妹妹覺得一點都不窮。外婆家的房子是村裡最好的,房梁上還有美麗的花紋,堂屋裡是外公貼的大畫報,畫報壞了又貼上妹妹的書紙。吃飯的時候我老會盯著那些畫報看,有賈寶玉看林黛玉彈琴,還有一些古代美女。房子架子都是木頭。小時候我還叫外公跟我講故事,他就有兩個故事,我聽了好幾遍,可惜現下都記不清楚了。小時候不懂事搞整外公吃冰塊,他沒罵我和妹妹,罵我兩個鄰居大哥哥。外公老年痴呆了不認識我了,不過認得我媽還有我妹妹。

外公外婆去世的時候,我沒有回去,我現下也想不到我當時怎么就能不回去呢。讀書要緊、路遠,都是狗屁話。只怪自己不懂事。很後悔外婆最後的兩年我沒有多回去看看她,沒有和妹妹和外婆在那黑蚊帳的鋪上多擠幾晚上,沒有拿勺子把那個蘋果瓦給外婆吃。外婆走了妹妹最傷心,媽也很傷心,舅舅也應該很傷心。大人的傷心會比小孩子的傷心更容易淡忘吧。媽難過的時候老跟我說,現下她是孤兒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,假裝沒什麼事地說人都會生老病死的,別太難過了。妹妹從沒跟我說過她難過,但我知道,越隱藏的情感越讓人難過wine tasting

小時候看電視劇,如果看到女主角死了,男主角最後如果振作起來不難過了,我就會很討厭他,一點都不愛女主角,他應該難過一輩子才行,永遠都難過。可是,我現下卻不希望我的家人難過了,外公外婆走了,你們還是應該要高興快樂啊,尤其是媽和妹妹。

“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,改變了我們摸樣。 ”可是,我還是願意做一個簡單、沒有想法的人,要做好自己好艱難好複雜。明天的早班,我還得硬著頭皮去上呢。

或許是每個月的低谷期吧,每到這個時候,我的心情都會好低谷好低谷。這些回憶,也都蒙上了濃濃的一層傷感。